爆炒龙虱红烧老鼠鸡屎藤广东人吃饭这么可怕的

2019-09-09 19:15:41 围观 : 62

  

爆炒龙虱红烧老鼠鸡屎藤广东人吃饭这么可怕的吗

  

爆炒龙虱红烧老鼠鸡屎藤广东人吃饭这么可怕的吗

  沙虫整条都可以食用,肉质脆嫩,味道鲜美,不逊于海参、鱼翅。烹饪时候无需加配料,就十分美味了。不过,它对生长环境要求很高,一旦污染就不能成活了,所以现在越来越少见了。

  今天,小编斗胆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广东这些令人惊叹的食材,有些食材虽然看起来外表惊悚,但实际上美味无比,能得到广东人的喜爱是靠着它们本身的鲜美滋味。

  不过,广东厨师善于用食材是出了名的,在他们的包装和提升下,鸡屎藤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美食,例如鸡屎藤粿(烟韧滑口,分外香味)、鸡屎藤粑籽(香甜糯软,冬夏皆宜)、鸡屎藤煲鸭(养生美味、甘甜可口),鸡屎藤嫩叶还可以与蒜头清炒做菜或用来焖饭,吃后满口留香。

  在广州钟村,一向有吃老鼠的习惯。老鼠有吊烧、焖焗、手撕、煲汤、火锅等吃法,味道甜美。民间还用老鼠浸酒,有“一鼠当三鸡”的说话,认为老鼠非常滋补,并能治脱发。

  烹饪:龙虱最为常见的有两种吃法:和味龙虱和椒盐龙虱。前者用沸水灼一下,停火浸泡片刻,让龙虱排清屎尿,然后用油盐香料调味,把它腌渍一阵,入味之后隔水蒸熟;后者是灼后油炸,再拌上花椒盐。前者味厚,后者香口。街上小贩制作更简单,把龙虱灼过、调味、沥干水,用油炒一下便成了。

  禾虫,其色金黄带红杂绿,虫身丰腴,含浆饱满,行动缓慢,样子可怕。多分布于各地咸淡水交界处的稻田表土层 里、淤泥中,繁殖时才出泥面。以禾、植物为食,身长3—4厘米,通体粉红色,有时又变成乳黄色或绿色,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维生素。禾虫生长的季节性很强,新会禾虫每年只有在农历的三月、四月和八月的初一、十五大潮时才出来。禾虫出现时,密密麻麻地浮游在河涌的水面,颇为壮观。农民守候在河涌的出口处,抓紧时机捕捞。在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有时一次可捕捞数百斤禾虫,用农艇满载而归。自从农田施用农药后,禾虫逐渐减少。加强对自然生态环境保护后,新会的禾虫增加,但还是不多,而且价钱昂贵。

  老鼠粄只是因为这面块长得像老鼠的尾巴,所以才叫“老鼠粄”,老鼠粄的口感更软糯,有点黏黏的,也算是客家的独特风味。

  当然,广东的特别食材不止这么少,好吃的美味的罗列不过来。如果有空来到广东,不妨点上一两道特别的食材试一试,增加这趟旅行的趣味,说不准从此就会爱上广东的这些特别食材呢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“红烧老鼠,皮脆肉滑。”不少食客都称老鼠是一道美味。“我十年前就在钟村吃过老鼠肉,当时觉得很好吃,最近又去吃了一次,吃了一只不过瘾,又叫一只。”

  大家都爱开玩笑说广东人什么都吃,其实也有点道理。如果见识过广东人的这些菜,可能更加加深了这个印象。广东的特色菜里面,有不少令人大惊失色的菜名,比如:老鼠粄,炒龙虱,爆炒禾虫,沙虫,鸡屎藤等等,听着这些菜名就对广东人十分敬佩。

  老鼠粄的美味毋庸置疑,但它的名字却难免令不甚熟知客家文化的外地人心生畏缩,产生不好的联想,以致闻之即犯恶心、倒胃口。实际上,就连客家世界内部,也不见得谁都喜欢把这种食物叫做老鼠粄。例如,在港澳地区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银针粉”(取“黄”对“金”,“银”对“白”,形似针故);在台湾的客家庄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米筛目”(老鼠粄的原料是粘米,经过筛选而得,故名);在梅州本地稍微高级一点的酒楼饭店,在菜牌上也看不到“老鼠粄”的介绍,取而代之的是“珍珠粄”(取其色泽如珍珠之故)。

  烹饪:沙虫做法有很多,爆炒、煮汤、椒盐、油炸均可,但讲究新鲜的老广们,还会用来打火锅。处理好的沙虫,晶莹剔透,让人食指大动。烫熟后的沙虫口感很好,爽脆而嫩,而且味道十分鲜甜,佐以调料反倒浪费。

  桂花蝉中文名大田鳖,因体上生有香腺可释放香味,加之外形有点像知了(蝉),故俗称桂花蝉。虽然形似蝉,但并不属于蝉类,它多生活在、溪涧、稻田、池塘里,常附着在水草上静伺猎物,用存颚小孔吮吸小鱼、小虾、蝌蚪、螺蛳等的血液为生,捕食凶猛。

  广东省,作为位于中国大陆南端的一个省份,一直以来就因为语言、习俗、生活方式等和北方有诸多不同,尤其在

  别看这道菜很吓人,实则是地道广州人非常喜爱的一道菜,吃不上的时候总会心心念念着要吃一口。

  龙虱货源稀少,被视为野味佳品,不过它有雌雄之分,价钱有天渊之别,母的龙虱非常肥美,但价钱昂贵,而且非常稀少,一般能买到的是公龙虱,价钱大概为几十块钱一斤。

  吃桂花蝉和龙虱都有讲究,先将翅膀、腿除去,然后将头连同内脏一同拉出,外壳连同壳内淡黄色的蛋白质整只咀嚼,吃的是昆虫特有的香味。

  说到广东食材,怎么能不提鸡屎藤呢,它可是广东一带最有名气的食材之一,它有着美丽的外形,但却有着一股腥腥的味道,臭如鸡屎,因此获名。